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9号彩票注册 > 柏安妮 >

李丽珍:清纯性感一线间

发布时间:2019-05-12 01:2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1966年出生的珍妹, 15岁在街上被星探发掘拍摄广告,到17岁正式加入娱乐圈,第一个伯乐是香港著名制片人&导演麦当雄:“他看到我拍的广告,打电话到广告公司,找我拍《停不了的爱》,做温碧霞的妹妹。当时我正放暑期,等待会考放榜,我想,一试也无妨,就当开开眼界,而且又有几万元片酬,我拍广告才只得几千元呀。”之后,又被黄百鸣选中出演影片《开心鬼》,成为“开心少女组”的一员,正式踏入娱乐圈。

  开心少女组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流行乐坛的一个少女组合。李丽珍、罗美薇(不久便嫁张学友退出娱乐圈)、陈嘉玲(后改名陈加玲)、袁洁莹(林青霞版《东方不败》里的蓝凤凰)、林姗姗、罗明珠、柏安妮、何佩儿、林颖嫺、傅明宪(古天乐版《神雕侠侣》的郭芙)、黎姿都曾经是“开心少女组”的成员,但是其中最为出名的为罗美薇、陈加玲、袁洁莹、李丽珍、黎姿。她们基本上都是黄百鸣发掘的新人。偏偏刀仔居然可以锯大树,《开心鬼》在1984年暑期第一档推出就爆个大冷门,劲收一千七百多万,压倒同期对手而成为该档期的冠军电影。其实当时的对手亦十分强劲,它是《省港旗兵》,幕后是当年最强的组合:麦当雄、洪金宝、岑建勋。一鼓作气,开心少女们接演了《开心鬼》、《开心乐园》、《开心鬼撞鬼》、《恋爱季节》、《八喜临门》等生活喜剧片。一群健康活泼的少女明星,成为当年香港年轻人喜爱的青春偶像。《开心鬼》等片树立了珍妹的美少女形象,并迅速成为当时广受欢迎的“学生情人”。都是美少女,但李丽珍和叶蕴仪路数完全不同,珍妹这一型的专有名词叫“傲娇娘”,娇憨、任性,而又不经意间带点天真的性感。当年看港片,只要扫到李丽珍的万年臭屁少女脸,就无法移开视线。这张小包子脸宜喜宜嗔,甚至不需要台词,就能夺少男心于以千里之外。

  十几岁的靓妹仔,对拍戏的最大观感,不是可以扬名立业腰缠万贯,反而是“很好玩,钱又好赚”。换着其他人,大概义无反顾,一头栽进这个圈子了。不过,她是野性难驯的阿珍,矛盾就来了,“拍戏是要签约的,我讨厌被人缚着,但我觉得拍戏好玩,所以感觉又想玩又矛盾,不知如何是好。”

  年轻的时候,人们常常挥霍青春,因为知道还有大把的时光可供我们浪掷,还有大把的机会可让我们挥霍,而真正的责任和烦恼还离我们遥远——看旧闻,早年李丽珍声言不接古装剧,只因觉得:“三十几度的高温穿着厚棉古装拍戏,而且出镜效果不佳,有浪费光阴之感。”但是多年后,她出演了那部著名的《玉女心经》,又过了很多年,不再是傲娇少女的“珍姐”演了《仙剑奇侠传1》里的圣女……

  尽管李丽珍曾以一座实在的金马奖杯(1999年《千言万语》)证明了她完全胜任“好演员”的评价,但无可回避的是,她的旧日时光是和香港共同沉浮的。

  17岁进入娱乐圈后,《开心鬼》、《恋爱季节》、《鬼马校园》……“学生情人”的封号伴着她,一直到27岁。1992年香港著名电视连续剧《大时代》里,我们可以看到那时尚未转型的李丽珍。在刘青云、郑少秋、郭蔼明的身边,李丽珍是那样的清纯可人。看完后,连思绪都会重返当年,满脑子都是扎着简单的马尾辫,穿着没有任何装饰的白衬衣和牛仔裤的婷婷……那个时候蓝洁瑛还没有穷困潦倒,那个时候刘松仁和郑少秋的演技炉火纯青,那个时候刘青云和郭蔼明刚刚在一起,那个时候的“小犹太”已是玉女掌门人,那个时候李丽珍还很清纯,那个时候唐宁是个小童星,陶大宇还是个小咖,那个时候的他们,组成了我们都爱看的 大时代 !

  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里半红不黑,香港像她这样的二三线女星到处都是,而处于事业低潮期的她,家庭经济负担也很重,上有父母下有几个年幼弟妹等她抚养,还要供加拿大的弟弟念书,眼看红颜成蹉跎,下一步怎么走?李丽珍碰到所有玉女变老时的问题。

  任何一个疯狂的决定都是由一个疯狂的环境造成的。当时叶玉卿一脱成名天下惊,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香江影坛,在叶玉卿叶子楣“双叶“的带领下三级情色电影风起云涌,成为片商们竞相拍摄以求以小博大的赚钱法宝。也有片商游说李丽珍“下海”,她犹豫不决,向亦师亦友的著名导演高志森求教,高志森对李丽珍的情况很清楚,所以鼓励她“可以演一些大胆一点的戏”,不但借机博出位,酬金也高出很多。事业风雨飘摇的李丽珍觉得很有道理。她自已也认为:“总是演小女生,穿着校服,做张学友的妹妹,或是谁的女儿,太没有个性!”并且这样的角色,27岁的她也不一定有多少机会去演了。

  性格决定命运,天下只有一个“永远玉女”周慧敏,而多少有些任性、冲动的李丽珍则毅然选择了一段冒险旅程,她和当时的经纪公司签订了两套写真集、三部三级电影的合约。尽管是同写真集一起签订的合约,但李丽珍却没有告诉父母,“我知道他们的反应会怎样,哪个家长会同意呢?我是先斩后奏”。

  为保险起见,李丽珍借鉴了叶玉卿的事前造势策略,先是在《夏日情人》中扮演性感情欲的镭射女郎以作试探,稍后又赴欧洲拍摄了裸露写真集,待观众胃口真正被调起之际,才正式出演了由高志森监制的《蜜桃成熟时》。在这部为李丽珍量身订做的中,以李丽珍“少女心情日记”的形式,纪录了一个女孩暑假情窦朦胧的情欲历程,她虽然三点尽露,但全片给人的感觉却是情而不欲,乐而不淫,优美舒缓难清新自然得像一部散文诗。与其说高志森拍了一部,不如说是李丽珍拍了一部自己的“青春物语”。珍妹自然大方的演出也带出一股清新健康气息,由此在当时引发轰动效应,票房高达1200万。与此同时,李丽珍为嘉禾公司拍摄的另一部《爱的精灵》上映,收入近千万,亦算成功。而李丽珍接拍这两部电影的片酬皆是115万港币,更创造了当时三级女星的最高纪录。

  《蜜桃成熟时》、《爱的精灵》、《不扣钮的女孩》,三部过后,李丽珍成为全城热话的新一代性感女神。

  她在提升了知名度后,本想见好就收,公开宣布不再接拍。不过1996年,她被王晶开出的400万片酬打动,再度出山,接演古装三级《之玉女心经》。在这部电影里,还有时年20岁的舒淇。当时年过30的李丽珍一袭白裙演绎如花少女,无论身材相貌皆保养得青春逼人,与年仅20岁的舒淇同片竞技居然令观众不觉有装嫩之嫌,难得。一部《玉女心经》成就了两个美丽女人,一个是舒淇,一个是李丽珍。

  对于一脱成名,舒淇似乎很长一段时间在“过去”这道坎上始终有点“过不去”,尽管已没人在意舒淇曾是一位脱星。相比舒淇,李丽珍就似乎无所谓得多。尽管,她没有机遇像另一位脱星叶玉卿那样借着婚姻成功转身,她的事业似无成,她的感情也坎坷,可她后来在接受采访仍然说:“我也很幸福。”舒淇的努力,是把脱掉的衣服穿回来;李丽珍的努力,是要自己开心;所以她会说:“我从不后悔做出的选择,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比之舒淇脱得漂亮,李丽珍则脱得潇洒。纠结过去总难免心力交瘁,不如放下,让过去的过去,让该来的就来。

  到了1999年,许鞍华导演的《千言万语》大胆起用婚后复出的李丽珍。本片是一部关于香港的政治片爱情片,触及当年香港某些政治问题,李丽珍扮演一位香港人在大陆娶来的少女新娘,因身份问题不能入港,只能留在小艇上面,成为他们所说的“水上新娘”。贯穿其中的则是男女主角含蓄的爱情故事。李丽珍演这部片的时候已经三十多岁了,甚至已经扣上了“三级女星”的帽子,但在片中居然仍能让人相信,她就是故事里那个清纯可人的少女,历经生活辛酸,笑容温暖纯真。李丽珍更凭借此片,获得了金马奖影后。

  多年以来,珍妹在娱乐圈发展波折重重,反倒爱情道上“战绩辉煌”。她的感情生活甚至比电影复杂百倍。在娱乐圈的第一任男朋友是狄波拉的弟弟柏德烈。此后,与当年香港小虎队成员林利合作青春片《疯狂游戏》,擦出爱的火花,相恋几个月后,又与柏德烈重修旧好。这之后,是漫画界红人祁文杰、太极乐队成员雷有晖、TVB艺人钱嘉乐……

  1996年,李丽珍与香港音乐创作人许愿结婚,一度退出影坛。2000年,两人离婚,女儿许倚榕归李丽珍抚养。她也承认年少时任性,曾为拍拖而荒废事业,但这些花边新闻对李丽珍来说,杀伤力远不如2004年的那桩“三人同眠”的性丑闻。2004年,香港著名发型师马桂灿的太太李静婷向媒体爆料,他们夫妻和李丽珍有过荒唐无比的三人同居生活。

  李丽珍与李静婷原本是闺中密友,关系情同姐妹,马桂灿与李静婷1996年奉子成婚,婚后生育有子女。与许愿离婚后的李丽珍于2002年底把家搬到马桂灿隔壁,两家做了邻居。

  那段时间,关于李丽珍的不利传闻越来越多,来自于事业爱情婚姻的失意和种种负面新闻的压力,她一度不堪重负,留下传闻中的六封遗书,安排好身后父母的生活,将女儿托付给已分手却依然信任的前度男友之后自杀未遂。

  她需要一些支撑,甚至是麻醉和逃避。或许,软性毒品和马氏夫妻就是这样走进了李丽珍的生活。

  马桂灿最风光的时候,黎明、张学友、刘德华等很多大牌明星都经常找他设计发型,但是随着他的事业荒废就逐步开始门庭冷落了。2004年马桂灿发型生意失败,夫妻婚姻破裂,马桂灿更对外声称最爱的是李丽珍,马太太李静婷带一双子女与两菲佣出走,在外从事售货员的工作,因收入有限,心有不甘,于是开始向周刊爆料——

  2003年,李丽珍与男友林青峰感情生变,她跑去向马桂灿哭诉委曲,寻死觅活,从此便经常在马家过夜,最后更登堂入室,过起三人同居生活。

  “本来我们关系很好,我让半个老公给她没所谓,只要大家都愿意就好嘛!”李静婷自揭“三人三角孽缘”,大爆李丽珍“性欲饥渴”,“一周疯狂做爱52次,家中更常举办性爱派对,沉迷药物过后,李丽珍会请求三人同睡一张床,大搞3P游戏,且有几次马桂灿9岁儿子也在一旁观战”,“她无理取闹,不时对Jacky拳打脚踢……我以为她和Jacky一起可以激励Jacky,怎么知道反而令他变成废人!”

  最不可思议的是,这段荒唐的风流事爆出后,口口声声说爱李丽珍的马桂灿,居然也口无遮拦的对媒体说,自己和李丽珍的同床关系,当时是老婆已经同意的,本来李丽珍和女儿搬进自己的家里时,起初是大家两间房分开睡的,但是自己也确实和李丽珍有同床共枕,这也是自己老婆同意的。逐步发展到后来,三个人终于也经常有同床共枕的时候!

  而李丽珍的回应是没有这回事,一度气得恫言要采取法律行动,并说“有人借钱不遂,利用媒体故意破坏她”。对于马桂灿这个人,她更一口否定二人的亲密关系,并反问记者:“一直都是他在讲,我有没有讲过?我也没有承认过!”

  这段真人演出的三角闹剧,完全超乎正常人所能想象的范围,情节荒唐至极,过程比起李丽珍过去任何一部都要精采。

  此事曝光后的数年里,马桂灿的前妻李静婷,始终紧盯着李丽珍不放,李静婷不仅向新闻媒体大肆爆出三人同居内幕,还举行记者会,宣布自己揭露性丑闻的《珍人真事》书籍面世推出,随即新闻媒体再次掀起非议的舆论风暴与狂潮。马太太手稿共三十多页,分自荐信、出书动机和主文三部分、六个章节,详述三人相识、滥用药物、大胆性爱的过程始末。

  虽然书中内容全是李静婷一面之词,但她在书中写明愿意承担责任,出书目的除赚钱外,更想以过来人身份告诫大家勿玩此危险游戏。一时间,李丽珍的名誉降到了冰点,翻开报纸,娱乐版尽是她丑闻的头版头条,住家楼下等满了想找出蛛丝马迹就大作文章的记者,也被媒体拍到在老友袁洁莹生日派对上喝至酩酊大醉。她步入了人生的最低谷,曾一度离开香港。

  面对种种的恶意攻击,她在最初的激愤和颓废后,却出人意外的,终于选择了沉默和坚强,面对记者,她只是淡淡的回应:“请不要打扰我的父母,他们都六十多岁了,在车后追逐很危险,女儿还不满七岁,却也要承受相当大的压力,我对不起他们。”

  或许,已作为母亲的她,变得更勇敢更坚强。她深爱自已的女儿,一度接受采访时她只喜欢谈女儿倚榕。女儿的各种神情,说话的语气,她都喜欢去模仿。也只有提到女儿的时候,她的脸上才会有一刹那的天真。为了女儿的成长,她复出后拒绝了商高片酬的邀请,却在2002年和2004年出演了意义深远的电影《母亲快乐》和《妈妈别走》。

  2004年,她受邀金马奖颁奖嘉宾。本已面对媒体承认诽谤并作出道歉的马太却出其不意的将《珍人真事》送到台湾她的面前,引起轰动,金马奖更采取措施派出大量保安随行,护卫她的安全。那夜,她失眠了,无所不在的威胁让她终于决定以法律来维护自已,因为她不知道下一刻,那个别有用心的女人会有怎样疯狂的举动。

  金马奖颁奖典礼的当晚,做了最后决定的珍妹神采奕奕的走在星光大道上,一袭米色的晚礼服,随意挽起的发鬓,将她衬托得高贵美丽,仪态万千。那个小插曲丝毫没有使她苍白憔悴。连与她同台颁奖的许鞍华都夸她美丽动人。一直对她宠爱有佳的许鞍华赞她是明艳的主角,自已只是绿叶,阿珍谦逊的回答:”许多配角比主角更为出色。”

  经历了这一切,她气质依旧淡然,面对浮华的娱乐圈,她依然坦率,为了自已和女儿的将来,她收拾心情,重新振作,走出阴影的她学会用时间去淡忘。

  那几年,受曾志伟的提携,李丽珍拍了电视剧《美丽传说》、电影《奇幻旅程》,并开始以健康的形象出席各种活动,接下新的电视剧电影的拍摄,那些剧照中,她素雅清丽,仿佛又看到了昔日的方婷。

  1986年,担任过不少编剧工作、才结婚三年的潘源良首次执导李丽珍主演的爱情片《恋爱季节》,两人日久生情,有媒体指潘源良当时选择长发形象的黄耀明担任男主角,就是为了自我代入。还有媒体称潘提出分居希望太太成全他和李丽珍。虽然两人从未承认过恋情,但李丽珍一直被指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备受指责。

  “别了她原为了你,留住爱亦留住罪,谁料伴你的心今已碎……”潘源良最终还是和太太离婚,有指这首《最爱是谁》就是潘源良对这段三角关系的感情宣泄。2007年12月底,潘源良被目击在铜锣湾接载李丽珍,两人复合之说甚嚣尘上,但当事人一直没有证实。李丽珍曾接受内地传媒采访时承认“心里面有个人”,她说不担心自己的过去影响将来的生活:“对方如果介意那只能表示他不够爱我。”

  2008年李丽珍恋情曝光,身边有潘源良相陪。李丽珍和潘源良相拥,面对记者展露甜蜜笑容。对于情归潘源良,真性情的李丽珍直认不讳,她在接受《明周》采访时说,“他(潘源良)一直也很好,就是他好,我们才会在一起。”

  两人再续前缘,潘源良对于与李丽珍的再次牵手显得十分珍惜,并希望得到周围人的祝福。天意弄人,大家都走了很多崎岖、曲折、苦涩的路,兜了一个大圈子,到如今他们又再走到一起。

  与男星们相比,女星接拍更需要勇气。有陈宝莲、舒淇、邱淑贞那样因年少懵懂而入行的,也有像叶玉卿、翁虹、李丽珍那样因事业遇到瓶颈而破釜沉舟、寻求突破的,她们不惜牺牲,只求杀出一条血路。娱乐圈的成名之路有多坎坷,她们个个都能写一本血泪史。

  不可否认,这些身材劲辣的女星,在上世纪90年代成为了银幕上一道亮丽的风景,而的火爆市场也成就了不少女星名噪一时,艳名远播。不过对于女人来讲,拍终归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成名后的女星都面临着转型的尴尬,尝尽人情冷暖。

  如果李丽珍当年没有“勿使青春留白”,她今天可不可能像刘嘉玲、关之琳一样穿梭于显贵之间,“千金散尽还复来”?或是像叶蕴仪那样,离婚后自己隐姓埋名找工作?

http://dentinator.net/baianni/12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