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9号彩票注册 > 柏安妮 >

吴宇森:被暴力和信仰撕裂

发布时间:2019-06-19 00:1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1986年,徐克电影工作室制作的《英雄本色》,翻拍自1967年龙刚导演的同名电影,这部由一个不得意的导演(吴宇森)、一位过气明星(狄龙)、一个票房毒药(周润发)、一个刚走红的偶像歌手(张国荣)合力打造的影片上映后,击败很多全明星阵容的大制作巨片,票房狂收3400万港元,创当时香港开埠以来最高纪录,风头之劲,一时无两。

  香港电影由此出现“英雄片”热潮,“英雄片”的出现进一步取代了武侠功夫片在动作类型中的主导地位。在香港影评人评选的香港百部佳片内,《英雄本色》始终排名第一,它对港产片的影响可谓深远。如香港著名影评人石琪所说:“《英雄本色》触及男人的父子情、兄弟情、朋友情、男女情、冤屈受害之情与报仇雪恨之情,堪称多情而善感之作。”

  吴宇森的生平带有传奇色彩,1948年生于广东,新中国成立后随家人定居香港,据他回忆童年生活辛酸,一家大小无安身之所,父亲染痨病,周遭黑帮横行,生活一贫如洗。吴宇森自言年轻时,内心被暴力及信仰两种力量撕裂,因此这两种力量都成为他作品的重心。

  吴宇森出身片场体系,最初任职国泰制片助理,1971年转投邵氏,成为大导演张彻的副导。他曾表示从张彻那里学会炮制动作场面,吴宇森一直对张彻崇敬有加,但是却回避了张彻风格中的那股气壮山河的阳刚之气,与师傅相比,吴宇森少了几分大家风范,却多了几许个人风格。其1979年的作品《豪侠》,可视为向张彻男性情谊的暴力电影传统致敬。而他获私人投资的首作《铁汉柔情》碍于过度暴力,经删剪后才获准于1975年公映,嘉禾公司赏识他并将之招至旗下。吴宇森多才多艺,执导功夫片之余,还协助许冠文,从对方身上学会炮制喜剧,1976年他执导的粤语戏曲片《帝女花》获得赞誉。

  1977年至1986年间,他先后为嘉禾及新艺城执导了八部喜剧片,他坦言当时的自己摇摆于不同类型之间:“我爱娱乐观众,令他们开怀大笑。”也爱描写暴力:“不少人看到人家挨打,情感会得到宣泄。”

  80年代初,“香港新浪潮”风起云涌,徐克、许鞍华、方育平、严浩等新导演崭露头角,吴宇森却因其作品票房惨淡,调职台湾监督新艺城的次级制作,并执导两部不太重要的喜剧。1983年他拍摄了沉郁的影片《英雄无泪》,讲述香港雇佣兵在越南的故事,但遭“雪藏”至1986年才获准公映。事业的最低潮期,吴宇森与徐克决定重拍龙刚1967年的经典《英雄本色》。

  1986年新版《英雄本色》面世,把重点从黄黑两道对释囚谢贤的逼害转移到黑道中人周润发、狄龙坚贞不渝的友情,极力渲染周、狄两人生死与共的豪情义气。《英雄本色》并非港台江湖黑帮的内幕暴露,亦非社会现实的反映,而是活脱脱英雄神话的再造,完全是创作者的主观愿望,感情的投射。影片上映后空前卖座,且开创了黑帮“英雄片”的电影潮流,此外,主演张彻众多武侠片的狄龙亦因此再度当红,而周润发更成为香港极受欢迎的红星。

  1987年《英雄本色2》推出,虽然卖座依然,却远不及《英雄本色》。1989年吴宇森拍出更风格化的《喋血双雄》,在本土叫好又叫座,90年代初更受西方观众欢迎,使他有了突破。

  有人或以为“香港新浪潮”的主力干将多在西方电影学院进修,理应成为首批前往美国打天下的香港导演,殊不知率先走到美国的,却是出身片场的吴宇森,他默默闯进好莱坞,很有耐心地一步步走,终于凭《变脸》(1997)奠定自己A级导演的地位。吴宇森在好莱坞的成名,其实并无意外,其确实是香港导演中适应能力最强的一个,他先拍功夫片,再拍粤语戏曲片,然后是喜剧,每次都不负所托,适应环境能力之强是出了名的。在《英雄本色》中,他与周润发及监制徐克三人紧密合作;周润发的戏份随拍摄进展不断加强,徐克则主宰剪辑的最后版本。

  《英雄本色2》是吴宇森在不情愿的情况下拍出的,据闻该片经徐克大刀阔斧重新剪辑。吴宇森自组公司制作的《喋血街头》(1990)出师不利后立即凭讨好观众的神偷喜剧《纵横四海》(1991)重振声威。

  吴宇森一到美国,重新剪辑《终极标靶》(1993),以适应当地口味,该片为要通过美国电影检查,七度重剪,宣传时,也很聪明地借此大造文章,他会耸耸肩膀说“我知道规矩了,下次不会再犯。”执导《断箭》(1996)时,监制兼拍档张家振说,要是此片成功,“吴宇森便有机会拍自己喜欢的东西了。”于是不仅有了《夺面双雄》(1997)还最终获选执导了《碟中谍2》,一度呼吁华人电影应勇于自我表达的吴宇森,开始解释离开香港的原因:“我不很像华人,无论从技巧、主题,还是电影语言来看,我都不属于华人传统。”吴宇森已成为一个品牌,他的风格与题旨使得知音遍全球,甚至成为了国际通行证。不要忘了在《英雄本色》中小马哥的回答:“我就是神……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就是神。”

  在《英雄本色》之前,周润发就已是备受欢迎的大众偶像,不过当时观众对他的喜爱却并非源于电影,而是他在电视荧屏上的表现。

  《笑傲江湖》和《上海滩》等剧更奠定了周润发在无线台的当红小生地位。早在1976年便参与电影演出,80年代初主演过许鞍华的《胡越的故事》、《倾城之恋》等名片,亦曾凭借梁普智的《等待黎明》获得台湾金马和亚太影展的双料影帝。周润发演技虽然早已赢得圈内口碑,但主演的影片却多是票房失利之作,由此竟被冠之以“票房毒药”的恶名。

  《英雄本色》令周润发真正在电影圈大红大紫,他除了拍黑帮枪战片(如《江湖龙虎斗》),还主演了包括赌片(《赌神》)、喜剧片(《大丈夫日记》)、鬼片(《鬼新娘》)、时装功夫片(《老虎出更》)、暴力写实片(《监狱风云》)在内的几乎所有类型片。

  《英雄本色》是大部分国内影迷喜欢电影的启蒙课,相信绝对没有人会问别人“是否看过”这部电影,而是问“看过多少遍”,它对后来的港产电影影响也是开创性的,吴宇森把中国传统情感和当代武侠元素相结合,形成独树一帜的浪漫主义英雄片风格———也就是后来所说的吴宇森暴力美学。

  现在看来,《英雄本色》的好看,其实是一种诸多电影美学元素的集合,当年不如意的吴宇森希望以一部自己喜爱的风格电影来告别漫长的喜剧电影生涯,这其中有对自己境况的发泄,也有向自己喜爱的电影风格的致敬,他曾说,他喜欢西科塞斯、喜欢黑泽明,喜欢山姆·派金帕、梅维尔和法国黑色电影,而这部《英雄本色》,就是集众家所长的大成之作。

  龙刚导演于1967年拍摄了《英雄本色》,吴宇森重拍的《英雄本色》借鉴了原来的故事框架,周润发在片中的小马哥形象则是吴宇森全新创作的,并且投入了最真切的深情,来突破老版《英雄本色》的框架。小马哥身上有更多张彻电影里的悲剧英雄形象(可以说是姜大卫浪子高手的现代演绎),他重义气,有真情,以一敌百,最后义无返顾地回来与宋子豪共赴死战,吴宇森镜头下的浪漫英雄比张彻更张扬,也更能抓住观众的心。

  吴宇森电影大多继承了张彻强烈的男性情谊描写,借用武侠概念拍摄手法,将武功招式加入枪战中,活像七十年代的武侠片的打斗场面,如小马哥慢镜飞身及滚地开枪镜头;枫林阁内潇洒地解决数十喽啰,都有着张彻或楚原式的武侠片影子。

  《英雄本色》内描写的朋友情、兄弟情及父子情等,都是围绕着男性的感情发展,相对电影中惟一的女角(朱宝意)便只是花瓶角色,同样有着张彻电影的魂魄。

  另外,影片中的黑帮背景则是对西科塞斯早期电影的借鉴,黑帮人物对命运的宿命煎熬和挫折更是如出一辙,开场宋子豪从梦中惊醒,直身坐起,大汗淋漓,与《穷街陋巷》的片头情节相仿,而人物那种无法置身事外的处境,更是异曲同工。当然,吴宇森也将片中的人物演化成自己喜爱的黑泽明电影的武士感觉,让主角承受着一步步向死而生的无奈与苦痛,武士从产生就注定了痛楚悲壮的绝望情绪,在东方城市侠客身上也如影随形,而在《英雄本色2》中,甚至还设计了结尾几位主角手持武士刀对敌的场面。

  吴宇森电影的技巧例如影片的剪接和慢镜头表现,几乎成为一种招牌,他亦公开承认受派金帕的影响很深,如大量使用慢镜头拍摄动作场面,打斗场面的多角度交替镜位,都是派金帕式的。他们习惯在两个连贯的慢镜头中插入一个没有直接关系而是去表现细节的画面,把动作场面的时间延长,放大了情绪,因此他的电影拍摄时一定要多机拍摄,有些还要放到移动轨道上。而人物的造型,比如醒目冷峻的风衣,则来自梅维尔镜头下的阿兰·德龙,令杀手人物有着丛林猛兽的特质。有趣的是,派金帕和梅维尔这两位七十年代西方拍摄动作片最具代表性的暴力美学大师,一个作品狂野热烈,一个风格冷峻肃杀,吴宇森是惟一能将这两位大师特质融合为一的导演。

  《英雄本色》从某种意义上讲与《杀死比尔》有着共通之处,但昆汀更多的是志得意满式的炫技,吴宇森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宣泄,效果自然不能同日而语。(张悦)

http://dentinator.net/baianni/47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